洛阳古筝培训联盟

柯兰公寓 | 拆

自成壹派2020-01-13 15:21:52

其实也没有很久,上次路过这里还是二月底的时候跟朋友在这个附近唱歌。

去的那家KTV还是在无锡上学的时候去的。


昨儿下班以后因为去朋友家里吃饭,公交车路过柯兰公寓这边公交站台,全家便利店的门口写着一个大大的拆字,被我一眼看到。

可能下次路过这里的时候就拆了吧。

大一那时候就有来这边聚会,这边也是金太湖算小商圈。之前有一个地下沃尔玛后来也关了。


那时候六七个女生在KTV唱了一夜,迷糊的不行,早上就在金太湖这里肯德基坐等早饭。那一年还是这边这家KTV做活动,她们拿的赠券。

后来断断续续路过这里,吃过几次饭,贴过手机膜。跟室友在这里逛过。

吃过这附近的烧烤。然后每次从学校去市中心都会路过,后来工作了也持续在路过这里。


因为这几年我都围绕着无锡几个地方生活着所以,好像我自己并没有感觉时间的变化是多么的大。

抛开认识的朋友结婚生子的不说。非常亲近的女性朋友并没有走进结婚殿堂,我就还能死皮赖脸的觉得我们还年轻。


第一个认识的工作上的领导今年也升级做爸爸了。其实我不太擅长在工作之余和别人维系关系。好像除了工作认识的人之外,我这几年可以约出来玩儿的朋友并不多。

曾经还跟yiyi抱怨说我真的没有不是这个行业以外的朋友,除了你跟仓颉两个是五迷。


昨天五月天21周年庆的时候就稍微想了一下自己从去年到今年的改变。

好像也没有什么明显的变化,如果非要说有,那大概是交友范围的差异化吧。

去年任性的看了两场演唱会和一场音乐节。去了杭州上海苏州南京。我今年真的想脱离这几个城市,但好像还是会逃不掉去这几个城市的宿命呀。


好像这两年对于新的城市没有征服欲。一直觉得我早晚会去重庆、成都、西安玩儿,但又觉得如果是我一个人的话那还是不想去。

因为自己一个人创造的美好的回忆已经够多了。

由衷的觉得疲倦期就是一个人去陌生的城市看熟悉的风景。

特别的不来劲,因为没办法分享当时的美景。


前阵子跟阿苏说我也不指望自己去哪儿玩,就希望近两年左右有个20天的假期去四川玩一下。满足一下我的心愿。

可能是一个人去,也可能看能不能凑朋友一起去。


昨晚老钱(yiyi的老公)说他最幸福的时候就是他女儿出生的时候。

哈哈哈哈男人和女人的思维还是有点差异化的。不知道我爸有没有觉得我出生的时候他很感动。

不过如果我是一个男的,估计我老婆给我生孩子的时候我会感动的哭出来吧。

有个小生命诞生的感觉应该很不一样。

突然想去问问有孩子的老男人怎么想的。


哈哈哈哈真的是放浪不羁的人设,变成头像都是自己儿子的小拳拳的那种人。

非常的说不出的感觉,大概是觉得非常不可能早婚生子的人就这么定下来的感觉。

虽然有一对已婚人士昨晚信誓旦旦的跟我们说结婚一点都不好。

但是我还是觉得中年男人对于孩子的渴望程度还是非常的重的。女人大概就是没有怀孕生子就还好,毕竟怀胎十月的不是男人,生孩子分娩的痛苦也不是男人可以体会到的。

嘤嘤嘤,有种想当爸爸的感觉,不想自己生,因为真的怕痛。


为什么我会从一个快拆了的地方,联想到这些。

大概是我自己想记录一下24岁的自己到底会想到一些什么吧。

22岁之前完全没想到这些问题也没有直观接触这些问题的机会。

那时候就觉得吃吃喝喝玩玩是我的生活重心。努力工作也不是重心。


23岁以后好像逐渐的接受周围人是已婚状态和我认识的同龄人慢慢的步入婚姻,虽然我自己是觉得没想好到底要不要结婚。

如果我需要结婚我大概会选择回家相亲吧,找一个看得顺眼的,互相不烦的,然后结婚。

这时候想到柳姑娘心心念念的希望我回家生活工作结婚生子的关心和爱护。

以后小孩子学古筝钢琴之类的就不愁没有老师。


豆芽在忙着毕设的事情,目测到五月份才会空闲一点。不知道小姑娘实习会去哪里。

希望不要距离我太远,又担心她工作会不开心。又不希望她去陌生的城市没人照应。

希望到时候无锡有合适的工作适合她去尝试一下。我这好像有跟她男朋友抢人的嫌疑。hhhh


这几年有几个女孩子都不联系了。这个说起来有点扎心。原因也是不明了或者是成长以后,很多事物的变换让对方就不再有心思维系朋友关系。

我是真的觉得不管是男生还是女生,互相可以坚持做朋友的原因,除了是机缘巧合还有就是对彼此的喜爱之情。

如果没有喜爱之情那就是没有耐心,没有耐心去维系关系,没时间相处吃饭,就不会有什么交流。慢慢就会变成点赞之交,再就变成不来往的熟悉的陌生人。


要不就是习惯某个尺度。像我跟米姐她们可能一直就是这种不远不近的相处模式所以有事没事不重要,想起来汇报一下近况或者分享一下有的没有的八卦。


也没有很熟,就不存在变成陌生人。

毕竟想要以后在一起养老的。租一个超级大的院子,然后住在一起。那就好了。


你有没有想过你老了以后会在哪个城市生活。

没想过这个问题。

因为不确定自己能不能活到那个所谓自己老了的年纪。